裝潢設計

關於部落格
裝潢工程
  • 2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追逃追贓近4個月 京檢方抓在逃“貪官”12人


  新京報快訊(記者劉洋)今天下午,北京市檢察院在官方微博“北京檢察”直播反貪追逃微訪談。新京報記者瞭解到,自2014年9月開展追逃追贓專項行動開始以來,北京市檢察機關已經抓獲了12名在逃“貪官”,10年來,北京檢察機關通過多種途徑追逃境外貪官達16名。
  據北京檢方介紹,公安機關開展的獵狐行動和檢察機關開展的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中有一個共同的熱詞——勸返。這個詞起源於2007年,北京市房山區檢察院反貪局的幹警通過將近7年的不懈努力,將潛逃德國的一名貪官勸返回國接受審判,此範例被最高檢推廣至全國檢察機關。
  數據統計顯示,北京市檢察機關近5年來抓獲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近百名,其中10名潛逃境外被緝捕回來。在國際追逃中,主動歸案的人不少,其中的大多數人認罪態度較好。而開展此次追逃追贓專項行動以來,因為威懾力已有貪官主動自首,如2014年12月22日,潛逃美國2年半的遼寧省鳳城市原市委書記王國強(副廳級)回國自首。
  北京檢方介紹,潛逃國外的官員大多“偏愛”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這些國家和我國沒有簽訂引渡條約,華人多,生存環境比較好。但事實上,許多外逃貪官的日子並不好過,特別是那些沒有外國身份的,被敲詐、被搶劫的事時有發生,他們又不敢報警。
  目前,獵狐行動還在繼續,而且已經將檢察機關查辦的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也列入了獵狐行動追捕的對象。北京檢方介紹,獵狐行動結束後國際追逃追贓會轉入長效機制。
  編輯:趙力 劉喆  (原標題:追逃追贓近4個月 京檢方抓在逃“貪官”12人)
繼續閱讀

臨湘市委書記黃俊鈞到羊樓司鎮調研指導基層黨建工作


  
  臨湘市委書記黃俊鈞(右)察看清正村農家書屋
  
  臨湘市委書記黃俊鈞(前)一行在藥菇小鎮工程現場察看紅網臨湘站12月17日訊(分站記者 許德軍)12月16日下午,臨湘市委書記黃俊鈞在市委常委、羊樓司鎮黨委書記李其報,市委常委、市委辦主任胥春華和市委辦、市委組織部以及羊樓司鎮相關負責人陪同下,先後來到羊樓司鎮清正村和友愛村,進行了深入細緻的調研。
  在清正村,黃俊鈞在實地視察該村村級陣地建設、詳細瞭解該村黨組織建設情況後指出:村裡要積極想辦法,改善基本的辦公條件;要開拓視野、創新思維,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
  在友愛村,黃俊鈞沿途察看了該村通村公路維修和藥菇小鎮旅游開發項目,並認真聽取了羊樓司鎮與友愛村的相關情況彙報。
  友愛村位於藥菇山下,有11個村民小組,1300多人,有黨員35人。今年上半年,黃俊鈞書記和相關部門負責人曾多次到該村調研指導工作,為該村規划了發展藍圖。
  目前,該村在市廣播電視臺和市電信局的支持幫助下,村村響工程與電信寬帶網絡建設已基本實施到位,效果良好,群眾滿意。此外,該村藥菇小鎮生態旅游項目正在有序推進。
  看到友愛村的發展變化,黃俊鈞書記倍感欣慰。他指出,當前不少年輕人都外出務工,一部人老人和小孩在家留守。如果家裡能開通寬帶,有臺電腦,就可以實現視頻通話,就可以解決很多社會問題,這也是創新社會管理的一種方式。黃俊鈞強調:到明年,全市278個行政村的村村響工程必須要全部保證落實到位。黃俊鈞同時也對友愛村支部書記何華中進行了表揚,要求相關部門要大力宣傳其主動捨棄自身優越條件,回鄉帶領村民發展村級集體經濟,走共同致富道路的先進事跡,強化典型帶動,為基層黨組織樹標桿、作樣板。
  就如何做好基層黨組織建設,特別是村級陣地建設,黃俊鈞指出,黨委政府真正要服務好人民群眾,最終還是要依托基層組織,因此務必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特別是村級陣地建設。他強調,各級黨組織要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加強黨的建設系列重要講話精神,適應從嚴治黨新常態,思想上要高度重視,要投入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堅持上下聯動,整合各級各方面力量和資源,幫助基層黨組織解決困難和問題。要配優配強村級班子,加大基層基礎投入,大力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確保黨建工作常抓不懈、抓出實效。
  黃俊鈞同時也要求,發展村級集體經濟一定要保護好山山水水,不要破壞生態環境。黃俊鈞指出,今後臨湘市還要對部分鄉鎮、村進行資源整合,綜合利用。各鄉鎮要未雨綢繆,先行謀劃,提前做好摸底工作。有條件的可以先行一步,開展試點,積極探索整合過程中的經驗。  (原標題:臨湘市委書記黃俊鈞到羊樓司鎮調研指導基層黨建工作)
繼續閱讀

英媒披露被忽視的氣候變化推手:畜牧業碳排放超交通工具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山東省棗莊市光明路街道地處城鄉結合部,近年來,當地充分發揮地理優勢,創辦畜牧業飼養“聯合體”,採取飼養大戶幫帶小戶的辦法,重點幫助飼養戶解決在資金、技術、良種、信息、銷售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帶動農民增收致富。圖為11月5日,光明路街道利民村飼養人員在養牛場內清理衛生。(新華社發 孫中喆 攝)
  中國日報網12月5日電(遠達)近期,全球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不斷取得重大進展,著實令人鼓舞。不過英國媒體12月3日發表專家的文章披露,畜牧業在全球碳排放中占比接近15%,國際社會在制定應對氣候變化的計劃時沒有考慮到如何修補這一巨大漏洞;各國應根據國情制定可行策略,減少肉類和奶製品的消費。
  《金融時報》3日刊登查塔姆國際事務研究所能源、環境與資源項目研究總監羅伯·貝利的評論文章稱,未來的12個月很可能是全球在遏制氣候變化上的努力的成敗關鍵。明年此時,各國代表將齊聚巴黎,達成旨在將全球溫升控制在2℃以內的新協議。在此之前,各國政府必須解決彼此在技術和法律問題上的分歧,並對2020年以後他們願意承諾的減排量作出規定。實際上,這一進程已經展開了。今年10月,歐盟宣佈到2030年其減排目標比1990年的水平下降至少40%;數周後,中美聯合發佈氣候變化聲明稱,美國計划到2025年溫室氣體排放較2005年下降26%-28%,中國將在2030年前後達到碳排放峰值。
  然而,就在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的計劃逐漸成形時,一個漏洞正在凸顯,不幸的是,這個漏洞還不小。畜牧業在全球碳排放中占比接近15%,超過全球所有汽車、卡車、飛機、火車和船舶的總排放量,然而,國際及各國的減排策略中顯然未將畜牧業考慮在內。
  畜牧生產是兩大強效溫室氣體——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的最大來源。甲烷產生於反芻動物(如奶牛、綿羊和山羊)的消化過程,一氧化二氮產生於用來種植飼料作物的肥料和化肥之中;而轉化為牧場或用來種植飼料作物的森林也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
  人類對肉類和奶製品的需求意味著目前世界上有220億隻雞,人均三隻以上;若按重量計算,奶牛大概是地球上最占優勢的物種了。與2005至2007年間的基準值相比,到2050年,全球肉類和奶製品的消費預計將分別上升76%和65%。近期的建模估算表明,人類飲食趨勢與將溫升控制在2℃的目標完全背道而馳。
  人們為什麼選擇對此聽之任之呢?政府與決策者普遍認為,試圖改變公眾的飲食結構,輕則是過於複雜的挑戰,重則是干涉公眾選擇其生活方式的自由。這就導致普羅大眾對此問題的意識淡薄,甚至會抱有自以為是的態度。人們可能理所當然地認為,如果肉類和奶製品消費真的會助長氣候問題,那麼政府和環保團體會採取更多相關措施;就如同在交通運輸和家庭能效方面,總是不乏相關決策的制定和宣傳。
  為更詳盡地研究這一問題,查塔姆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委派伊普索莫利調查機構(Ipsos MORI)展開了首輪多國調查,瞭解人們如何認識肉類或奶製品與氣候變化之間的聯繫。果然不出所料,調查結果清楚地表明瞭認知上的差距:調查對象對畜牧業促使氣候變化方面的認知明顯低於其他行業。從全球範圍來看,認為交通運輸工具才是氣候變化的罪魁禍首的人要多出一倍以上。
  有趣的是,相對於其它國家,中國公眾在這方面的認知差距較小:調查對象中有96%的人認為,交通運輸產生的碳排放對氣候變化有重大或較大影響,而認為肉類和奶製品對氣候變化產生影響的人數占77%。以上兩個數據都高於眾調查國家的平均水平,這說明中國公眾對氣候變化的原因有著高水平的認識。
  從積極方面來看,調查也顯示了有較高意識的消費者為應對氣候變化或許更有可能減少肉類和奶製品的消費。因此,或許只有縮小認知差距才能改變人們的消費行為。
  這並不意味著改變人們的飲食結構、遠離肉類和奶製品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值得註意的是,中國在此方面的挑戰或許並不像發達國家那麼嚴峻。相比起參與調查的發達國家,中國的調查對象似乎更能接受氣候變化的概念,更能理解氣候變化的原因,在食物選擇上也更能考慮到氣候變化問題,同時更願意改變其消費方式。
  簡而言之,不同的國家將面臨不同的挑戰,因此需根據各國國情,制定可行策略,減少肉類和奶製品的消費。這需要政府、企業及民間團體的共同行動,而且僅提升人們對此問題的認知還遠遠不夠,還需要運用營銷策略進行大力宣傳,並制定相關公共政策。
  (編輯:周鳳梅)
  延伸閱讀:  (原標題:英媒披露被忽視的氣候變化推手:畜牧業碳排放超交通工具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繼續閱讀

本報推薦


  
  揚子晚報記者
  許凱
  周六061 西班牙甲級聯賽
  埃瓦爾(+2) VS 皇家馬德里
  (讓球勝平負單固玩法)
  點評:據媒體報道,本賽季之前西甲升班馬埃瓦爾靠384位中國球迷(多數是草根球迷)籌資7到10萬歐元,才得以最終籌措到170萬歐元保證金踢上西甲,因此本場比賽有5名中國“小股東”作為代表被邀請到現場為埃瓦爾助陣。埃瓦爾本賽季主場表現騎士還不錯,甚至還在主場擊敗過比利亞雷亞爾這樣的勁旅,因此讓球情況下他們也有理由被看好。
  周六062 英格蘭超級聯賽
  阿森納 VS 曼徹斯特聯
  (勝平負單固玩法)
  勝平負推薦:3、0
  點評:這場比賽堪稱是沒落豪強間的一場較量,阿森納上輪負於斯旺西,目前僅排名積分榜第6,而曼聯也只是位列第7,因此急需走出低谷的兩隊都不會滿足於一場平局。值得一提的是,阿森納近6次在主場迎戰曼聯的戰績僅為1勝2平3負。  (原標題:本報推薦)
繼續閱讀

檢察長“平冤記”


  肖俊林 任榮
  “老姚呀,現在事終於了了,你要儘快忘記過去的不愉快,好好過日子吧!”近日,河北省衡水市檢察院檢察長李永志帶領幹警再次來到棗強縣老上訪戶姚甲(化名)家中瞭解情況。
  姚甲一度是當地出了名的上訪戶。上訪十幾年,其間又經歷了生意衰落、妻子病故、官司纏身等變故,到了最後,連他自己都快絕望了。
  在該市今年開展的涉法涉訴信訪案件攻堅行動中,李永志決定親自包案辦理這個案件。確定包案後第二天,他調閱了全部卷宗,用了整整半天時間,寫下了近10頁的閱卷筆錄,對案情有了較為全面的瞭解。
  原來,1997年,姚甲與本村的姚乙(化名)合伙做生意。當年5月26日,姚甲持姚乙的手章到信用社,以自己的一張一萬元定期存單作質押擔保,以姚乙名義貸款1萬元。6月2日,姚甲借用親戚袁某的兩張存單作質押擔保,再次以姚乙名義貸款7000元。1999年5月17日,因生意失敗,存單被信用社劃撥。因此,姚甲和姚乙產生民事糾紛,訴至棗強縣法院。法院受理此案後,姚乙以姚甲涉嫌詐騙犯罪為由,向公安機關報案。2000年5月8日,棗強縣法院以詐騙罪一審判處姚甲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2000元。姚甲上訴後,衡水市中級法院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棗強縣法院重新審理。經過研究,棗強縣檢察院於2000年11月29日向棗強縣法院申請撤回起訴,並於12月26日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但是姚甲堅持認為自己不構成犯罪,一直要求對自己作出無罪判決。
  經過研究討論,衡水市檢察院認為,綜合證據材料來看,姚甲涉嫌詐騙罪不成立。造成錯案的原因是公安機關插手民事經濟糾紛,法院、檢察院兩個部門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與相關領導統一思想的基礎上,衡水市檢察院推動召開了案件協調會,衡水市委政法委相關領導及棗強縣委政法委書記、棗強縣法院、檢察院、公安局“三長”參加了協調會,最後就具體處理意見達成了一致。
  為了確保這個決定不拖延、不擱淺,李永志要求辦案人員隨時向他報告案件的進展情況,並兩次赴棗強協調督辦。今年10月15日,公安機關作出撤案決定。10月16日,姚甲也順利領到了國家賠償款和困難救助款。
  再次見到李永志,姚甲感激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臨別前,還邀請李永志下次一定到他家“喝兩盅”。  (原標題:檢察長“平冤記”)
繼續閱讀

明日9時全城滅蚊


  低層住戶註意避讓
  本報訊(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主任記者 劉桐)明天上午9時,沈陽在全市範圍內統一開展秋季熏殺越冬蚊活動,請低層居民,老、幼人群註意避讓。
  昨日,記者從沈陽市城建局獲悉:此次熏殺活動主要針對人防工事、暖氣溝、下水道等公共地段;全市各機關、企事業單位、學校、部隊、醫院、公共場所等有越冬蚊棲息場所的單位,按照所在區愛衛會的統一部署,自購熏殺藥品,自行熏殺,做到全市統一消殺,不留死角。
  提醒市民:在熏殺期間,有可能會有煙霧從地下竄出,請一樓的住戶、幼兒園、敬老院、賓館等特殊場所的人員要適當躲避,30分鐘後煙霧將會自然消失,如有少量吸入,不會對人身造成危害,有特殊情況,請及時救治。
  此外,近期如在屋內突然發現蚊子,可敞開窗戶經常放風將冷空氣引入殺掉蚊蠅。  (原標題:明日9時全城滅蚊)
繼續閱讀

澳將設國安機構保障邊界安全 嚴厲打擊極端分子


  中新網11月2日電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2日報道,澳大利亞將調整邊界保護制度,以加強邊界安全。澳政府將把原有的一些機構合併,同時設立一個國家安全機構,嚴厲打擊極端分子。
  澳移民部部長莫里森稱,政府正在打造一個以情報為中心的邊界保護制度。澳移民部與邊境保護部將和澳海關合併成一個新部門。這個稱為澳大利亞邊境部的新部門當中,將有一個國家安全機構。
  莫里森說,設立國家安全機構的目的是為了打造一個以情報為中心的邊界保護制度。該機構將負責為澳邊境部收集和追蹤極端分子的情報。收集到的情報將交給澳安全情報機構和澳警方。
  他稱,澳安全情報機構和澳警方可以從國家安全機構獲取更多情報,加強各安全部門間的合作。
  莫里森說:“隨著‘伊斯蘭國’組織的崛起,越來越多年輕激進的澳洲伊斯蘭教徒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同叛亂分子並肩作戰。為了加強邊界保安的反恐實力,當局已經決定在未來的四年裡,撥款2.5億美元,加強情報收集的能力和網絡。”
  莫里森表示,澳海關官員將擔任國家安全機構的成員。他們將會接受情報收集、分析等訓練,並將收集到的情報和其他安全機構分享。
  莫里森指出,此前的情報交流安排不明確,新的單位將讓各機構能更好地分享情報,評估嫌疑人所帶來的風險。
  來自澳大利亞海關部門的消息稱,這將更有效地打擊恐怖主義和有組織犯罪活動。這也能更好地保障邊界的安全。
  消息也指,澳反恐部門於過去的三個月,在該國的八座國際機場,以國家安全為由,盤問了1600人。
  報道引述消息說:“我們在一些年輕人出境前去一些衝突地區支援‘伊斯蘭國作戰’時,辨認他們,接著在他們回國時,揪出他們,以便監督他們的行蹤。”
  澳大利亞反恐官員制止了50多人上飛機,在他們身上發現“伊斯蘭國”的宣傳冊子或其他極端主義的資料。反恐官員將這群人扣押,進行深入的調查。
  澳大利亞越來越擔憂“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所構成的威脅。澳警方上個月在悉尼和布裡斯班展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恐突擊行動,粉碎了“伊斯蘭國”準備挾持澳洲平民並將其斬首的恐怖陰謀。
  澳大利亞當局也推出一系列政策,嚴厲打擊極端主義。
  澳國會通過嚴厲法案,將擅自前往恐怖組織活躍地區定為罪行,違例者可能面對長達10年監禁。
  國會參議院也在上個月通過一套更嚴厲的反恐法案。在該法案下,澳情報機構即將有權全方位監控互聯網,而泄露國家機密者將面對長達10年監禁。  (原標題:澳將設國安機構保障邊界安全 嚴厲打擊極端分子)
繼續閱讀

女出納挪用280萬元公款為老公還債


  他是她的初戀。她20歲出頭就跟著他了。
  這個長她7歲的男人,做生意虧損,想靠賭博翻本,結果欠下一屁股高利貸。他跪在她面前,聲淚俱下求她救他。
  她念這段情,昏了頭,利用自己出納的身份,從公司挪用近280萬元給他。事情敗露後,還隨他潛逃到山東,靠做化妝品推銷員養活兩人。
  昨天上午,夫妻倆站在嘉興海寧法院的被告席上,同堂受審。
  老公欠下高利貸
  跪求老婆挪用公款
  昨天上午9點,嘉興海寧法院第5法庭。旁聽席上坐了很多被告人的家人,第一排的兩個老人頭髮花白,看到夫妻倆被法警帶出來,開始抽泣。
  女的姓施,37歲,男的姓潘,44歲,都是海寧人。
  潘某看了一眼旁聽席上的家人。施某徑直走上被告席,頭都沒回,咬著牙。
  2008年,施某應聘到海寧某大型購物中心工作,站過櫃臺,做過導購員、收銀員。因手腳麻利、工作出色,2009年5月被調到出納崗位,月工資也調到2000多元。
  2011年12月的一個晚上,老公潘某突然跪在她面前,聲淚俱下:“老婆,救救我!我在上海的生意虧了,要面子沒和朋友借,去借了高利貸。現在他們天天追著我,再不還的話,他們要把我關起來打了!這群人亂來的。”
  施某從沒見老公這樣子,怔在那裡:“我的工資卡都在你那,你知道的,我掙的不多。”
  “你是出納,公司的銀行賬戶是你打理的,你挪一點出來,我再做機電生意,掙錢補回去。”潘某信誓旦旦地說。
  潘某之前在公司做機電,但他不甘心打工,學人家做生意,虧了。為還貨款,去借了高利貸。結果利滾利,越滾越多。
  施某被嚇傻了,沒當場答應,接下來幾天都魂不舍守。
  半年多挪用公司280萬元
  逃到山東被抓回
  一天晚上,四五個人找到他們家,要求還錢,不然就要找她老公算賬。家裡當時只有施某。這個瘦弱的女人腿都軟了。
  2012年12月上旬,她從公司小賬戶上轉了14900元到自己的銀行卡上。
  第二天,她整個上班時間都戰戰兢兢,但沒被髮現。這個小賬戶平時由施某打理,有4個連鎖超市的日常營收都打到這裡。小賬戶只用於公司支出和發工資,不是日結月清的,只有審計財務時才會查。
  接下來幾天,她隔三岔五就從這個賬戶上取現或轉賬,還通過偽造銀行對賬單把賬做平。
  “你到底欠了多少高利貸?到底還清了沒有?”施某多次問潘某。
  一提起錢,潘某就開始迴避,不大肯回應。問得多了,兩人就開始吵。有次吵得凶了,還撕了一張結婚證。但每次吵完,潘某都會一臉誠懇認錯,哄施某開心。
  “我會想辦法的,我做機電生意,會把你單位的錢補上的,實在不行就去銀行抵押貸款。”潘某和施某保證。那些日子,潘某每天都出門想辦法,很晚才回來。
  “你會不會騙我?”施某一次次問潘某。
  “你放心,我騙誰都不會騙你!”潘某言之鑿鑿。
  就這樣,施某繼續用公司的錢幫老公補窟窿。
  從2011年12月到2012年7月,施某利用保管公司賬戶的便利,從公司賬戶取現、轉賬共計215.52萬元。
  同年7月15日,在公司會議上,施某聽說自己的工作要調整。
  夫妻倆很慌張,調動工作前肯定要進行財務審查,事情肯定會敗露。
  7月下旬,施某又用開現金支票和轉賬的方式,轉走公司資金69.21萬元。
  2012年8月,兩人攜款潛逃到山東濰坊。
  今年3月,施某在濰坊一家化妝品店被警方抓獲。
  潘某也在濰坊的出租房內被抓獲,當時兩人潛逃時帶的30多萬元已被花完。施某靠做化妝品推銷員養活兩人。
  老公說
  “她什麼都不知道”
  “你知道他在賭博嗎?”公訴人問施某。
  “我不知道,他沒在我面前賭過。我懷疑過,我們當時去山東還帶了30萬,但大半年就沒了20多萬,我們吃穿很省的。”施某說。
  檢方查明,施某曾讓潘某湊錢去還公司的錢。6月12日還過一筆1.1萬元。7月25日,打算潛逃之前,又還過一筆4.86萬元。
  “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錢是我支配的。”庭上,潘某說,挪來的錢大部分還了高利貸,小部分拿去賭博了,“之前想做生意掙錢把錢還回去,但太慢了,我就想靠賭博贏錢去還,但越輸越多”。
  潘某說,他賭博的事,老婆不知道。
  庭上,兩人均表示認罪,但他們說已沒能力還錢了。
  最後陳述時,潘某說:“我是罪有應得,我老婆是在我唆使和哄騙下,出於夫妻感情才這麼做的,希望法官能對她從輕處罰。”
  法庭一審判決,被告人施某、潘某行為分別構成挪用資金罪、職務侵占罪,兩人均一人犯兩罪,數罪並罰。最後,施某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並處沒收財產15萬元;潘某被判有期徒刑11年,並處沒收財產15萬元。
  兩人被帶離時,潘某向家人喊了聲“照顧媽”。而施某,終於紅著眼睛看了看父母,剛走到門口,就癱倒在地,嚎啕大哭。
  “他是我的初戀”
  施某扎馬尾,五官清秀,休庭時錢江晚報記者與她進行了一番對話。
  記:他虧了多少錢?借了多少高利貸?
  施:我不清楚,可能你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一提到錢,我們就吵架。
  記:那你為何一次次挪用公司的錢給他?
  施:他說會想辦法還上的,他讓我相信他。我相信他。
  記:最後要逃跑了,你還相信他?
  施:我想過要離開他,但每次吵架,他都會認錯、悔過,來哄我,最後又和好。
  記:你怎麼這麼相信他?
  施:他是我的初戀,我20歲出頭就跟著他了,是自由戀愛,認識10多年了,結婚也6年了。
  記:你們平時感情好嗎?
  施:好的,他平時對我很好。
  記:家裡的錢都你老公管的?
  施:是的,我很省的,工資卡都放在老公這裡,用於生活開支。我自己一年也沒買幾件衣服的。
  記:你這麼做值得嗎?孩子怎麼辦?
  施:(停頓了下)我們沒有孩子。我想要,但他不想,他說條件不好,沒錢,到時苦了孩子。
  記:整個庭審,我聽你一直是“我老公”這麼稱呼,你現在恨他嗎?
  施:有點恨的,我父母年紀大了……(泣不成聲)
  (原標題:女出納挪用280萬元公款為老公還債)
繼續閱讀

95歲抗戰老兵葉落歸根


  本報9月4日訊(通訊員 蔣志斌 李志明 記者 陳永剛)漂泊異鄉60餘載,95歲高齡回家鄉定居。9月3日,長沙縣福臨鎮政府工作人員來到該鎮敬老院,看望慰問回來定居不到一個月的抗戰老兵黃剛。
  黃剛出生於1919年10月,16歲時離開家鄉福臨鎮,參軍後分配到重慶。1942年第三次長沙會戰期間,他作為重慶派往長沙的4名督戰人員之一,在影珠山狙擊日軍的中國軍隊做嚮導。 雖已95歲高齡,精神矍鑠的黃老回憶起那段戰火紛飛的崢嶸歲月,記憶猶新。 1944年,第四次長沙會戰中,日軍攻入長沙城,黃老隨部隊撤入廣西,後來加入廣西民團,在荔浦、陽朔、永福一帶與日軍打游擊仗。抗戰勝利後,老人到了鐵路部門工作。解放後,他到南寧市一個街道機械廠工作直到退休。上世紀50年代,老人也曾兩次回福臨找親人,兩次都無功而返。幾年前女兒去世後,老人就一個人租了一套小房子獨自在廣西南寧生活。多少次,老人夢裡回家鄉。
  在志願者和福臨鎮政府的幫助下,今年8月7日,黃老回到了他夢寐以求的家鄉,並住進了福臨鎮敬老院。至此,這位在異鄉漂泊了近80年的95歲抗戰老兵終於葉落歸根。“我在這裡吃得好,睡得好,這裡的人對我都很好。”說起入住福臨鎮敬老院後的感受,住了近一個月的黃老高興地對記者說。“有生之年還想做幾件事。”說起今後的想法,思路清晰的黃老告訴記者,首先繼續尋找親人;其次,希望在別人的幫助下將自己的經歷寫成一本書;最後,還想發揮點餘熱,為家鄉的發展貢獻點綿薄之力,“想把愛國主義教育帶進課堂,讓學生們銘記歷史,勿忘國恥,教育年青一代努力學習,振興中華!”  (原標題:95歲抗戰老兵葉落歸根)
繼續閱讀

危害安全貿易市場存諸多火災隱患


  本報訊 通訊員顏餘 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南丹縣城關貿易市場因存在諸多隱患,近日被確定為廣西壯族自治區重大火災隱患單位。
  8月27日,南丹縣公安消防部門檢查發現,城關貿易市場存在消防通道遭占用、濕式報警閥無法開啟、室內消火栓數量不足、滅火器無法正常使用、隨意敷設線路等火災隱患。消防執法人員當場拍照記錄。目前,城關貿易市場已被確定為廣西壯族自治區重大火災隱患單位,市場需整改合格後方可開放。
  (原標題:危害安全貿易市場存諸多火災隱患)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